全民福州麻将手机版
朝圣熱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朝圣熱點 > 虛云老和尚是怎樣重振衰敗的雞足山的?

印度尼泊爾朝圣

最新線路

更多>>

佛旅回顧

更多>>

朝圣熱點

更多>>

斯里蘭卡

虛云老和尚是怎樣重振衰敗的雞足山的?

發布時間:2019/08/13 朝圣熱點 雞足山朝圣意義 瀏覽次數:5

文/惟升法師

“雞足山中,迦葉持衣待彌勒;心燈會上,宗門泰斗仰虛云。”雞足山虛云寺的這副門聯,對雞足山佛教作了極好的概括和點睛。確實,在雞足山浩瀚的歷史長河中,在璀若群星的歷代祖師群里,最為海眾尊仰熟知的,當數開山祖師迦葉尊者和近代中興祖師虛云老和尚(1840~1959)。

清光緒十五年(1889)七月三十日,虛云老和尚萬里行腳朝禮了不丹、印度、斯里蘭卡、緬甸等地的佛教圣地后,回國到云南雞足山朝禮大迦葉尊者。在華首門進香禮拜時,忽聞大鐘三聲,當時在場的各地來山禮佛者無不歡呼禮拜,說有緣托了虛老和尚的福,得聞這靈瑞的大鐘聲。然而,當時的圣地雞足山,虛老所看到的卻是僧伽不懂律儀,且拒絕十方僧侶在山共住,行止墮落得與俗人無異。虛老嘆息不已,思欲振作而因緣不具,只好下山。

光緒二十八年(1902),虛老從陜西終南山再次行腳來到雞足山朝圣,依然掛單無著,夜宿樹下,復聞石門內鐘磬聲。目睹山中及滇地僧規墮落,虛老深深感傷。而圣地的靈瑞,又如佛祖深沉地呼喚,再次勾起虛老復興此一佛祖道場,挽救云南佛教的悲念。然而因緣不具,虛老不得不再次下山,到昆明閉關、弘法。

光緒三十年(1904),65歲的虛老,在張松林、李福興等護法的協調與雞足山大覺寺道成長老作為內應的護持下,第三次上雞足山時終于可以安居。

虛老復興雞足山佛教的切入點是開壇傳戒,以高標戒風重樹僧團的律儀風氣。晚年虛老在云居山講開示時,對這段復興雞足山的經過如是回憶:“我初到雞足山,看不到一個僧人,因為他們都穿俗服,所以認不出誰是僧人。他們全不講修持,不講殿堂,連香都不燒,以享受寺產,用錢買黨派龍頭大哥以為受用。我看到此情形,就發心整理雞足山,開禪堂坐香、打七,無人進門;講經,無人來聽;后來改作傳戒,從前僧家未有傳戒受戒者,這回才初創,想用戒法引化,重新整理,因此傳戒期限五十三天,第一次就來八百多人,從此他們才知有戒律這一回事。慢慢的勸,他們也就漸漸和我來往,漸知要結緣,要開單接眾,要穿大領衣服,要搭袈裟,要上殿念經,不要吃煙酒葷腥,學正見,行為逐漸改變。我借傳戒,把云南佛法衰敗現象扭轉過來。”(《虛云老和尚年譜、法匯》,(大理)雞足山虛云寺印贈,2009年版,330-333頁)

再則是在雞足山大覺寺興辦滇西宏誓佛教學堂,教授僧伽律儀、課誦、禪修等修行課程,以培養住持佛法的清凈僧才。虛老廣結法喜之緣,凡愿意來學堂參加學習者,贈送新僧衣兩套、念經時穿的海清一件,寺里免費提供住宿、齋飯和學習用品。前來參加學習的學僧日益增多,至民國二年(1913),學堂升名為滇西宏誓佛學院,院址和開設的課程不變,但規模擴大,在尼庵增設有尼眾班。直至新中國成立前后,學院還有三個班。學堂的開辦,為重樹雞足山僧伽修行風氣,復興云南佛教發揮了良好的推動作用。(詳見寬湛老法師口述、惟升整理:《滇西宏誓佛學院》,文載惟升著《虛云老和尚的足跡》,(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3年12月版,147-149頁)

虛老在雞足山做的另一件大事是眾所周知的,他將山中的缽盂庵開辟為祝圣寺叢林。缽盂庵,又名迎祥寺,明清時為大覺寺分院,自清朝嘉慶年后一直閑廢,虛老在取得大覺寺常住暨道成長老贊同后,將其開辟為十方叢林,聚眾熏修。虛老見該寺大門外有一巨石,高九尺四寸,寬七尺六寸,頂平可趺坐,可惜石居右方白虎位,為風水大忌,擬移石于左方青龍位,于原地開挖放生池。遂雇工百余,拼力三天,石頭仍無動彈,眾皆搖頭而去。虛老禱之伽藍菩薩,諷誦佛咒,率十余僧人,移之往左二十八丈安放,轟動來觀,皆贊佛力不可思議,好事者題之為“云移石”,虛老有兩詩記之:

嵯峨怪石挺奇蹤,苔蘚猶存太古封。
天未補完留待我,云看變化欲從龍。
移山敢笑愚公拙,聽法疑曾虎阜逢。
自此八風吹不動,凌霄長伴兩三松。

其二:

缽盂峰擁梵王宮,金色頭陀舊有蹤。
訪道敢辭來萬里,入山今已度千重。
年深嶺石痕留蘚,月朗池魚影戲松。
俯瞰九州塵外物,天風吹送數聲鐘。(3)

此詩足證虛老當年中興雞足山時為佛法為眾生敢于承當的大無畏精神與堅毅沉雄的愿力。應該說要復興一個衰敗的佛教道場,所面臨的最大考驗還不是修建寺院所需的資金,而是如何淡定地面對、智慧地和睦種種人際關系,取得當地僧侶信眾的尊仰愛戴,進而令“未信者信,已信者增長”,起到佛法化世導俗的作用。顯然,虛老此次秉佛力加持移巨石的靈應,對攝化蠻愚,令當地民眾敬信佛法起了積極影響。

雞足山道場百廢待興,虛老為僧眾吃飯、寺院維修所需盤算,再度擔起背架前往騰沖弘法募化。應奇緣,有騰沖一吳姓賢宿自言是和尚,臨終吩咐依僧例入葬,并謂將有高僧來為他施法送葬,果然適逢虛老到來,應請為其誦經,感動當地官紳士庶千余人皈依,踴躍樂捐巨款。虛老遂得回山備僧糧,建寮房,立規約,坐香講經,重振律儀,恩惠全山諸寺。至此山中僧眾日漸尊崇虛老,禮敬受教,著僧衣,吃素食,且禮佛誦經,開單接眾。

光緒三十一年(1905),虛老再次行腳,至南洋一帶弘化,先后應請在檳榔嶼極樂寺、馬六甲青云亭、吉隆坡靈山寺等地講經,法雨繽紛,海眾歡喜,前后皈依者萬余人。當年冬,收到云南全體僧眾及寄禪和尚急電,謂政府提取寺產,請速回共圖挽救。虛老乘海輪回到上海,與寄禪法師等代表佛教界進京請愿,抵京住賢良寺,肅親王等諸王公大臣舊友知虛老進京,多來探望,得諸公幫助上奏,終得朝廷圣旨(兩道圣旨文見《虛云老和尚年譜、法匯》,65-67頁)。圣旨頒后,各省提取寺產之風遂告平息。旋由肅親王發起,總管內務府大臣上奏頒賜《龍藏》等法寶給雞足山,蒙準奏,于光緒三十二年(1906)七月二十日奉上諭頒旨:

上諭:云南雞足山缽盂峰迎祥寺,加贈名護國祝圣禪寺。欽賜《龍藏》、鑾駕全副,欽命方丈,御賜紫衣缽具,欽賜玉印、錫杖、如意。

封賜住持虛云,佛慈洪法大師之號。奉旨回山傳戒,護國佑民。內務府大臣傳知虛云,謹領各件回山,永鎮山門,善為布教。地方官民,一體虔奉,加意保護,毋得輕褻。此諭。(兩道圣旨文見《虛云老和尚年譜、法匯》,65-67頁)

虛老和尚領圣旨及御賜《龍藏》等法寶,由海路運至南洋再轉陸路回雞足山。船到南洋,僧俗四眾數千人到碼頭迎接。在南洋諸國,虛老又多次應請為信眾講經、施設法事。一日,在暹羅(今泰國)首都龍泉寺講《法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時,不覺趺坐入定九日,轟動京城,感大迦葉尊者之摸頂攝護,自國王大臣以至男女善信咸來禮拜。出定后,國王恭請入王宮誦經,肅誠皈依,供養土地三百頃及各種財物,加之官紳士庶皈依供養者甚眾,此次虛老籌得功德甚巨,雇請三百多匹馬才將皇賜《龍藏》及信眾所捐財物馱運到雞足山。至此滇西各地,從官紳以至士庶婦孺,皆知雞足山虛云老和尚。虛老將所有籌得物資款項,悉數用于興建祝圣寺藏經樓、修繕山中各寺。勸誡諸山同遵佛法律儀,提倡教育青年,革除積弊,修行辦道,弘法利生。在虛云老和尚的住持中興下,雞足山佛教名聲日隆,德澤普被,道風遠播。

民國七年(1918),云南省長唐繼堯,派人再三上山迎請虛老至昆明駐錫弘法。虛老不得已,諾赴昆明,安排好山中諸事后,攜徒修圓一人擔起背架,告別了他駐錫弘法十四年的雞足山,行腳到昆明,走向興教利他的新征程。此后,虛老和尚相續住持中興昆明云棲華亭寺、福建鼓山涌泉寺、廣東韶關南華寺、云門寺、江西云居山真如寺等。

尤值我們后學感恩贊嘆、學習的是,虛老每承擔一處祖師道場的工作,總能以其卓越地修行功底,以對佛祖無上地虔誠,對眾生深深地悲憫愿行,堅忍不拔,清肅于內,莊嚴于外,扎扎實實領眾熏修,良好地化導一方。這對當時整體處于萎靡,力圖復興的中國佛教而言起到了很好的帶頭作用。虛老以復興的祖師道場為搖籃,言傳身教,撫育出當今海內外住持名山大剎的靈源和尚、本煥和尚、佛源和尚、凈慧和尚、宣化和尚、圣一和尚、一誠和尚、傳印和尚等一大批佛門尊袖,他們傳嗣虛老的佛法心髓、禪風禪骨,讓法源長流,慧命永續,令我們蕓蕓眾生今天依然能深沐佛陀法恩,并代代相傳。虛云老和尚為佛教為眾生而付出的艱辛努力與所取得的卓杰業績,正如倓虛法師所評:“(虛老和尚)以百載光陰,盡瘁傳化,其事震爍中外今古……其入佛境界,行菩薩行者耶……薄海同倫,誰能外此恩德?”(倓虛法師:《虛云老和尚法匯序》,見《虛云老和尚年譜、法匯》,471頁)

海眾深深感恩虛老。1997年,虛老法嗣佛源和尚順應眾心,發起在當年虛老曾駐錫辦學育僧的雞足山大覺寺遺址籌建虛云寺,遂委派筆者從廣東云門來云南雞足山主持其事。至2002年4月,虛云寺大雄寶殿等主要殿堂落成,虛老法嗣佛源和尚、一誠和尚等諸山長老親臨主持佛像開光暨方丈升座法會。2009年陰歷九月十二虛老示寂五十周年紀念日,雞足山虛云寺的虛云老和尚紀念館落成開館。佛源和尚生前題好館名并門聯:“虛空有盡,愿力無窮,永在雞山奉迦葉;云跡雖幻,光彩騰輝,常施法雨澤塵寰。”

全民福州麻将手机版 北京pk结果的广播 排球女将主题曲 4887香港铁算资枓正版 甘肃11选5软件 四川快乐12杀号技巧 马牌十三水牌型图片 斗地主棋牌斗地主棋牌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在哪下载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足球大师433俱乐部搭配